瘋文章
Article
228和平紀念公園
2016.07.05

作者 / 水晶姊 、攝影 /艾哥、思成媽

在寫正式文章之前,水晶姐要先承認一個自己很遜的地方:直到寫這篇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原來「公園」是沒有地址的耶~如果上google查「228和平紀念公園」,只會出現「臺北市中正區」,如果查「大安森林公園」,就會出現「臺北市大安區」!所以,這意味著說,如果我們要告訴一個外地人228公園在哪裡,就只能說一堆它四周是哪些路、有哪些地方,或者直接叫他去google輸入公園名稱定位,不然的話,就只能說:「ㄟ….它在臺北市中正區,很大一片,應該不難找到....」腦中想像這樣的場景,就覺得真的是很蠢耶,是吧?

話說這228和平紀念公園名字好長喔,本人決定比照合約的作法,就是「228和平紀念公園,以下簡稱『新公園』」,立馬從9個字變成3個字,打起來就簡單多囉~現在可以來說說這新公園的故事~其實呢,新公園這個地方,別看他好像就一不怎麼樣的普通公園,它可是承載了臺北從清朝以來的歷史發展,千萬不可小看喔~

先從清朝開始說起:清朝的時候不是在光緒10年(1884年)建造了臺北城嗎?那時候為了祈求地方平安,會有在各城內興建官方廟宇的習慣,於是乎,臺灣巡撫劉銘傳大人,就在光緒14年(1888年)在臺北城挺靠近中間的地方,興建了祭祀媽祖娘娘的廟宇,當時稱為「大天后宮」,蓋好之後據說香火鼎盛阿,不但參拜者眾多,連像是劉銘傳夫人、唐景崧(註 劉銘傳先生是臺灣第一任巡撫,這位唐景崧先生是臺灣最後一任巡撫;不過,他比較有名的是當過咱們臺灣民主國的大總統。母親,以及林維源(註 就是板橋林家的第四代,林家花園就是他修的。因為他曾經擔任過太僕寺卿等職務,所以是「官」(但應該是捐的官吧?)的母親,都在這裡舉辦過壽宴,也就是過生日在這裡請客吃飯啦(註 水晶姐有個疑問,是不是因為是天后宮,所以來辦的都是女性?還是有其他什麼原因呢?另外,就是原來從清朝開始,就會在廟埕(我猜)辦酒席,而且是官方的廟,所以要是官才能來辦嗎?~這個大天后宮的正確位置,就在臺灣博物館總管的背後,也就是大約現在是水池的地方。但是,因為日治時期之初,日本人徵用廟地做為辦公或者學校宿舍之用,所以沒有好好修繕,終於在明治44年(1911年)因為大颱風損毀嚴重無法修復,就在隔年(嘿嘿,1912年可不是明治45年喔,是大正元年)拆掉而原地做為水池….現在如果到新公園來,會看到一些樹底下有看起來像石凳的東西供民眾坐下休息,那個就是當年大天后宮唯一留下的東西--柱珠。

清朝的東西還有什麼呢?如果面對臺灣博物館往左邊走,會看到一個牌坊,那就是鼎鼎大名的「黃氏節孝坊」。水晶姐每次看到這個,都覺得以前女生真的好可憐、女性真的好有韌性喔~黃氏16歲嫁人、28歲就守寡,守了46年寡!晚年的時候,朝廷才同意可以蓋牌坊,又過了10幾年,她兒子才真正地幫母親在臺北城的東門內蓋了這個貞節牌坊。後來,因為日治時代要在東門內蓋宿舍,所以就把這個牌坊移到新公園裡面直到今天。本人私提醒各位,如果有機會去實地觀賞這今天的婦女應該不會很想拿到的獎勵時,可以看一下上面一些人的落款,據當日同去的思成媽反應,如果是她,唸完自己的職銜就已經暈倒了,還能做其他什麼事情啊~~

 

  清朝小物之三,是另外一個牌坊,現在位置在面對音樂台左邊的廟前方。說起這個牌坊,那可就更不得了啦~如果對歷史有興趣的朋友,可能知道今天的衡陽路靠近新公園側門的這邊,在清代的時候叫做「石坊街」,這石坊可就是它本人!那麼,它又有什麼故事呢?我們抬頭看看這牌坊,上面寫著「急公好義」,也就是說,是為了感念某人熱心公益而設立的?沒錯!那是在還有科舉考試的年代,臺灣原來只有台南府城有「考棚」(就是考場啦),凡是想要求取功名當官賺錢光宗耀祖者,都需要千里迢迢到台南去考試,當年可沒有高鐵、台鐵、高速公路我猜說不定連牛車可以從臺北一路順利走到台南的路都沒有!為了體恤北部的考生,臺北城內的私人大地主洪騰雲先生,就十分慷慨地捐出一塊土地,位置就在今天中山南路與忠孝西路口,原來的臺北市議會那附近,並且捐了些錢,設立了臺北考棚,政府為了感謝他,就建了這座牌坊。後來,當然也是因為日治時代的都市更新,所以被搬進了新公園,而且,還在搬運的時候,把最頂上一層、以及聖旨的匾額弄壞了@@另外要提一下的是,現在在牌坊前面看到兩對石獅,比較大的那對,原來也不是跟著牌坊的,而它們又是從哪裡來的呢?原來說是臺北府署拆掉時拿過來的,現在又有發現可能是當時林本源(商號)送給臺灣神社的,目前專家仍在調查中,希望有確定真相的一天。

清朝的部分說完了,現在該說日治時代的部分了。先要說的當然就是新公園它本身囉~前面說過,在清代的時候,這裡部分是大天后宮,其他則幾乎什麼也沒有;後來天后宮拆了蓋水池,也就是這裡因為日治時代對於臺北市的市區規劃而改建成為都市內的公園(註 各位要是有機會看到日治時代臺北都市規劃中的公園規劃圖,會發現現在臺北市內的許多公園,是那個時候就規劃出來的喔~,當初只有目前新公園比較偏南的部分,也就是台博館後面的部分,後來拆天后宮、蓋台博館,新公園的範圍才變成跟今天差不多。而「新公園」這個名稱的由來,則是因為臺北市內的第一個公園是「圓山公園」(今天圓山足球場那邊),這裡是第二個公園,也就是新的,所以就叫做「新公園」囉~

除了公園之外,最主要的日治時期物品就是臺灣博物館,這部分我們會另外介紹~現在,如果從黃氏節孝坊再順著路往前走,會看到一個現在是至聖先師孔子像的地方,其實,那個最早是日本央行總裁柳生一義的雕像,二次大戰後聽說換成陳納德將軍,到1975年才變成孔老夫子低。 

好,看完孔夫子的杏壇,接著順著路往右後方走,會看到一個好像日本石燈籠、卻又比較高的東西,套句艾哥的話,如果不特別說,他一定就直接走過去了,這個東西,就是當年臺北放送局(廣播局)的放送亭。說起臺北放送局,就是現在新公園內的228紀念館,當時是臺灣放送協會的臺北放送局,屬於半官方性質,專門提供廣播節目給臺北地區的民眾欣賞。這放送局最有名的,除了帝冠式(註 也叫做「興亞式」建築,就是現代建築可是有個日本式的屋頂,據說是日本人在1930年民族主義抬頭為了抵抗現代主義而產生的建築設計風格。在臺灣另一個明顯的帝冠式建築就是舊的高雄火車站。的屋頂之外,就是曾經播放過裕仁天皇的終戰聲明,以及228事件的相關報導;而公園內的放送亭,就是公共的大喇叭就對了。

接著我們一路往後面走,在還沒有到遊樂場之前,可以看到一匹銅馬,現在是放上了禁止攀爬的標誌,但在水晶姐小的時候,這裡可跟大門前的銅牛一樣,是必爬景點之一呢。不過這銅馬可是跟前面說過的石獅子一樣,大家非常熱烈地討論著它的出處~目前最新的進度是,如果仔細看銅馬肚子上的紋飾,可以看得出來是一朵櫻花裡面有個「台」字,看各位專家的比對結果與說法,據說與臺灣護國神社(現在同位置是圓山忠烈祠)的社徽極度相似,十分可能是從那邊移過來的。

 

看完銅馬之後,我們往音樂台那邊走去吧。這個我們目前看到的新公園音樂台,以前可不是長的這個樣子呢。最原始的新公園音樂台,長的是項我們在西洋電影裡面看到美國、尤其是南方,家裡的大院子裡,有時候有個可以拿來表演音樂的圓形亭子;後來在1935年舉行臺灣博覽會的時候,才把音樂台挪到今天的位置,而且變成很像今天這種舞台的式樣;至於今天的舞台,則是民國不知道多少年的時候又重新修改過的了。另外一提,在音樂台的附近,日治時代曾經有個叱吒臺北的「獅子咖啡」,是1912年,也就是大正元年,由日本商人篠塚初太郎興建經營的,是臺灣不是第一個、也是第二個的咖啡店,當時從早上6點半開始營業都還會客滿呢~只是,目前水晶姐找不到它是什麼時候消失的…..

 再往博物館的方向走,就可以看到小水池和石橋,也就是日式庭園區。不過,這日式庭園好像一直沒有真的被當成「庭園」來看,至少在水晶姐有記憶開始的年代:白天的時候是小朋友餵魚的好所在(註 水晶姐依稀記得很小的時候,有人會把水池裡面的水草舀出來一小碗一小碗的賣給小朋友餵魚;後來有段期間旁邊放有投幣式的魚飼料販賣機。,也是松鼠、鴿子和麻雀覓食的黃金地段;到了晚上,這裡就是情人幽會的絕佳場地了。

 繞到博物館的左前方,可以看到騰雲號以及另一台什麼9號的蒸汽火車頭~記得小時候它們住在欄杆裡面,現在,住在玻璃房子裡,外面看裡面不清楚,裡面看外面也有點模糊,總覺得玻璃的兩邊都變得寂寞了~或許,這是為了古物保存而做的設施,如果是這樣,為了它們好,我們也只能接受了。

最後,讓我們回到正門前,瞧瞧那兩隻銅牛吧。勘景當天,我們一進新公園的大門,我就問另外兩位是否也有騎銅牛的經驗,結果思成媽和艾哥都笑了出來!是不,儘管時光如此變遷,小朋友的喜好依然不變;到了新公園沒有騎一下那又高又大又滑溜的銅牛,怎麼可以說是來過了新公園呢?呵呵~不過阿,這兩頭銅牛跟其他我們剛剛說過的東西一樣,都不是新公園的「原生景物」,更厲害的是,這兩隻乍看之下一樣,仔細看卻不同的銅牛,可不是雙胞胎,而只是義結金蘭的兄弟呢~怎麼回事呢?這兩隻銅牛最後的旅程,是從臺灣神社要變成圓山大飯店的時候搬過來的,可是呢,靠近台大醫院那隻是隻紅銅牛,牛角間距比較寬,而且是單眼皮,它是1935年日本北海道一個叫做「弘安海」的佛教團體,為了紀念1868年在「箱館戰爭」(註 是日本「戊辰戰爭」的第一場戰役;而戊辰戰爭就是明治維新新政府跟舊的幕府軍人勢力的最後一戰。中犧牲的士兵而做,並且獻納給臺灣神社的。另外一頭離火車頭比較近的則是青銅牛,牛角間距比較窄,而且是雙眼皮,它則是1937年由一名在臺灣的日本商人叫川本澤一,為了慶祝他自己參加南洋視察團順利完成,而花錢鑄造之後獻納給臺灣神社滴。

日本時代也說完了,終於要到民國階段。民國部分,我們只說兩個東西,一個是1963年建造的五個紅色八角亭,中間是「翠亨閣」,這樣大家就知道裡面是哪位了吧?就是國父孫中山先生;而四角的四個涼亭,裡面各有一位對臺灣開創有貢獻的人物,分別是鄭成功的「大木亭」、劉銘傳的「大潛亭」、丘逢甲的「滄海亭」及連橫 的「劍花亭」;這裡也是小時候很多人造訪新公園時必定要攝影留念的場景~另外,則是1996年新公園改名為「228和平紀念公園」之後設立的228紀念碑,其中含意非常豐富,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維基一下便會有詳細之解答。

 

呼~~好累,終於大致上把新公園、也就是228和平公園內比較大的設施簡單介紹過,大家下次有機會再拜訪時,就知道原來它不只是個公園,還是臺北城歷史的小縮影喔~

資料來源:台博館部落格及網路

熱門文章Popular

    編輯說Talk
    【什麼是文化?】

    英國人類學家泰勒(Edward Burnett Tylor)在《原始文化》中提到:「文化或文明,就其廣泛的民族學意義來講,是一複合整體,包括知識、信仰、藝術、道德、法律、習俗以及作為一個社會成員的人所習得的其他一切能力和習慣。」;美國社會學家戴維波普諾(David Popenoe)說:「文化是人類群體或社會的共用成果,這些共有產物不僅包括價值觀、語言、知識,而且包括物質對象。」;臺灣學者袁汝儀教授則提到:「文化是一個特定人群的共識,這個共識是價值觀念、認知方式、行為準則、信仰習俗、藝術美學與物質生活風貌的總和。」

    其實,如果上網找「文化的定義」這幾個字,會出現的資料有兩百三十五萬筆,除掉可能八竿子也打不著的、以及重複的條目之外,可能還會剩下大概….嗯….二十萬筆資料??加上若是每個中西學者專家的定義都像上面那些讓人發出聲音讀第三次才開始知道在寫些什麼的話,要真正深入探討文化的青年(簡稱文青?),應該是要花上不少時間,才能探究其奧義,練成「飛天御劍流」的「天翔龍閃」(註)。

    但是!就是因為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是文青,也沒有能力和地方可以練劍…所以!在這裡,我們並不想用高深的理論來困擾大家,也不想用艱澀的文字來魅惑大家,只希望透過我們的視角,以及我們沒事閒閒到處趴趴走的奇怪熱情與興趣,把身邊存在的物、發生的事、進行的狀況,以及好多好多從來沒有注意,但卻一直默默存在於自己人生中的小點點,發掘出來分享給大家,希望更多的人能夠多關注我們生活的角邊,原來有那麼多值得關心又有趣的事情正在發生著呢~~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們不夠深入、不夠專業,我們都虛心接受,畢竟,臺灣之所以成為今日的樣貌,靠的不是醫美,而是經過非常多年,有非常多人、甚至是人種所累積而成的,哪裡會一下就得以看穿!不過,只要開始,而且繼續下去,我們相信,在這條路上一定會有更多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加入,慢慢挖、細細掘,淺碟終有變成深缸的一天,對吧?謝謝大家。

    聯絡我們Contact
    【瘋合作】
    想和我們一起駢手胝足,用心用力來發掘臺灣的美好嗎?速速留下可以尋得您蹤跡的線索,望春瘋臺灣一定會找到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