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文章
Article
老熊牛肉麵
2016.07.05

作者 / 萬火吉 、攝影 /安貴人、James Pound

老熊牛肉麵原本是開在公賣局旁的小店,後來才搬到現址的南海路上。前陣子因為工作的關係,經常要走一段南海路,途中就會路過它,中午用餐時間那兒總是香味四溢、人潮不斷。但我對這間店最初的印象不是食物,而是門口總是躺著一隻可愛乖巧的黃金獵犬。(店狗?)

此次有機會來訪,沒看見店狗,只有和善招呼客人的店老闆笑咪咪地問我們「想吃什麼呢?」。老熊牛肉麵的廚房就設在店門口,飢腸轆轆的我們站在那兒胡亂點一通之後,便下樓到地下室的用餐區等待,樓下空間其實並不大,不過容納用餐離峰時間的人數還綽綽有餘,牆上貼了許多報章雜誌的報導,還有店老闆和名人的合照等等,其中最吸引人注意的應該是寫著「老熊牛肉麵 吃素變常客」標題的報導吧,不知怎麼地,好像突然期待了起來。

紅燒牛肉麵
麵條是看似手工刀切的不規則寬厚粗麵,吃起來滿費力的,不過嚼著嚼著嘴裡會有種麵香,肉則幾乎清一色都是瘦肉,不帶筋也沒什麼油花,但燉煮的恰到好處,不因缺乏油脂而變柴,也可能是因為肉沒什麼油花,所以湯頭喝起來不覺得油膩,紅燒有清爽的甘味,微辣微嗆而不死鹹。

清燉牛肉麵
清燉的麵條和肉塊基本上跟紅燒的一樣,只是湯頭不同。它的清燉湯不像有些清燉會做得好似一整頭牛都熬爛在湯鍋般的濃郁,而是和紅燒湯一樣走清爽路線,湯很清不油,還有股淡淡的薑味,個人喜歡清燉口味多一些。
再來看看牛肉麵必備的配料:酸菜,老熊的酸菜吃起來感覺生生的,不輪是加到清燉還是紅燒中都覺得還好,沒有特別的加分效果。不過辣油很出色!加進牛肉麵中會讓湯頭轉化成另一種味道,充滿花椒香氣,建議原味的湯頭先喝一半再加入辣油試試。

牛肉湯餃(紅燒)
在點的時候可以選擇要清燉或紅燒,其實就是牛肉麵的湯底。餃子內餡是高麗菜豬肉,餃子皮不會太厚也不會太薄,滿適合煮湯餃的。

乾麵
一開始送成麻醬麵,我們在拌麵的時候聞到芝麻香氣覺得不對勁,詢問店員之後才發現果然送錯了。不過即使送來正確的乾麵,一樣是厚實的刀切粗麵條,拌著乾麵醬汁,也不太好入味,吃起來有種嚼麵團的感覺,可能是因為我對粗麵條沒什麼愛的緣故吧。

 

吃完之後,覺得最中意的還是清燉口味,好想偷偷問老闆能不能製作細麵的版本呢。

 

熱門文章Popular

    編輯說Talk
    【什麼是文化?】

    英國人類學家泰勒(Edward Burnett Tylor)在《原始文化》中提到:「文化或文明,就其廣泛的民族學意義來講,是一複合整體,包括知識、信仰、藝術、道德、法律、習俗以及作為一個社會成員的人所習得的其他一切能力和習慣。」;美國社會學家戴維波普諾(David Popenoe)說:「文化是人類群體或社會的共用成果,這些共有產物不僅包括價值觀、語言、知識,而且包括物質對象。」;臺灣學者袁汝儀教授則提到:「文化是一個特定人群的共識,這個共識是價值觀念、認知方式、行為準則、信仰習俗、藝術美學與物質生活風貌的總和。」

    其實,如果上網找「文化的定義」這幾個字,會出現的資料有兩百三十五萬筆,除掉可能八竿子也打不著的、以及重複的條目之外,可能還會剩下大概….嗯….二十萬筆資料??加上若是每個中西學者專家的定義都像上面那些讓人發出聲音讀第三次才開始知道在寫些什麼的話,要真正深入探討文化的青年(簡稱文青?),應該是要花上不少時間,才能探究其奧義,練成「飛天御劍流」的「天翔龍閃」(註)。

    但是!就是因為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是文青,也沒有能力和地方可以練劍…所以!在這裡,我們並不想用高深的理論來困擾大家,也不想用艱澀的文字來魅惑大家,只希望透過我們的視角,以及我們沒事閒閒到處趴趴走的奇怪熱情與興趣,把身邊存在的物、發生的事、進行的狀況,以及好多好多從來沒有注意,但卻一直默默存在於自己人生中的小點點,發掘出來分享給大家,希望更多的人能夠多關注我們生活的角邊,原來有那麼多值得關心又有趣的事情正在發生著呢~~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們不夠深入、不夠專業,我們都虛心接受,畢竟,臺灣之所以成為今日的樣貌,靠的不是醫美,而是經過非常多年,有非常多人、甚至是人種所累積而成的,哪裡會一下就得以看穿!不過,只要開始,而且繼續下去,我們相信,在這條路上一定會有更多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加入,慢慢挖、細細掘,淺碟終有變成深缸的一天,對吧?謝謝大家。

    聯絡我們Contact
    【瘋合作】
    想和我們一起駢手胝足,用心用力來發掘臺灣的美好嗎?速速留下可以尋得您蹤跡的線索,望春瘋臺灣一定會找到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