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文章
Article
火伴串燒吧
2014.10.14

作者 / 萬火吉 、攝影 /安貴人&萬火吉

被媒體報導過還算小有名氣,火伴串燒吧是間位於通化巷弄的轉角串燒店。據說是幾個朋友合夥一起當老闆,開店不只做生意也交朋友,感覺似乎是間親切的店。不過雖然店名叫做火伴,但安貴人與我還是堅持著單身友善衝鋒陷陣的精神一前一後單獨進門。

一進門的正前方擺著兩台看起來很厲害的飛鏢機。店裡很昏暗,還有種特殊的芳香劑味道,乍看之下,這裡比起一般的串燒店感覺更微妙地像O櫃包廂,如果有麥克風與鈴鼓安靜地躺在桌上也絲毫不衝突。當時上方的螢幕正重播著喬帥跟忘記是誰了的比賽,隨著網球一來一往,哼哼嗚嗚的擊球吆喝聲不絕於耳,把人從O櫃的想像中拉回,確定這是間走熱血體育吧路線的串燒店沒錯。

店裡空間很寬敞,桌與桌間距頗開,桌子也很大張,兩張併一起中間架個網應該可以打乒乓,由這點可以推測出,老闆應該是個熱愛運動成癡的人(吧)。或許是當天時間還不夠晚,客人不算多,於是我捨棄了吧檯位佔據四人桌,餐點還沒點好,店員就先送上一盤招待的泡菜。

大蒜白胖,這些麵包切片進烤箱的時間可能不長,雖然邊邊是焦黑的顏色,但咬起來還相當軟,只有麵包邊稍硬。麵包本身就有甜味和大蒜抹醬一起吃甜甜鹹鹹的。

北海道大干貝只有兩個,雖然在數量上略顯單薄,不過這干貝相當好吃!沾了點鹽粒,很多汁很鮮,咬起來很韌,可說是烤得恰到好處。擠了檸檬後,肉質被軟化,帶點酸味與檸檬香味,吃起來也是別有滋味。

日式雞肉串,撒在上面的芝麻有提味的效果,抹醬偏甜,肉很嫩。
吃到這裡,上餐速度明顯停頓了好一段時間,不過可以理解,因為現點現烤是需要等待的。但在壓軸山豬肉出場之前的這段空檔讓人還真有點想跟隔壁併桌打個一局乒乓先,雖說乒乓一向不是我擅長的運動。在猶豫是否要邀鄰桌的歐巴桑們來場友誼的乒乓時,野生山豬肉的上桌中斷了我的優柔寡斷。

這山豬肉底下鋪著蒜花,上下兩邊都帶點肥,但和中間澀澀的瘦肉一起吃剛好。夾著蒜沾著隨盤附上的白醋,味道很不錯。不過一個人吃完一整盤,覺得有點兒鹹,應該是道適合分享的料理才是。

這次用餐經驗還算自在愉快,結賬時老闆也很豪爽地零頭不算,火伴串燒吧平時也有配合轉播大型體育賽事(如本屆世界杯足球賽),相當適合喜歡運動的單身朋友們!

熱門文章Popular

    編輯說Talk
    【什麼是文化?】

    英國人類學家泰勒(Edward Burnett Tylor)在《原始文化》中提到:「文化或文明,就其廣泛的民族學意義來講,是一複合整體,包括知識、信仰、藝術、道德、法律、習俗以及作為一個社會成員的人所習得的其他一切能力和習慣。」;美國社會學家戴維波普諾(David Popenoe)說:「文化是人類群體或社會的共用成果,這些共有產物不僅包括價值觀、語言、知識,而且包括物質對象。」;臺灣學者袁汝儀教授則提到:「文化是一個特定人群的共識,這個共識是價值觀念、認知方式、行為準則、信仰習俗、藝術美學與物質生活風貌的總和。」

    其實,如果上網找「文化的定義」這幾個字,會出現的資料有兩百三十五萬筆,除掉可能八竿子也打不著的、以及重複的條目之外,可能還會剩下大概….嗯….二十萬筆資料??加上若是每個中西學者專家的定義都像上面那些讓人發出聲音讀第三次才開始知道在寫些什麼的話,要真正深入探討文化的青年(簡稱文青?),應該是要花上不少時間,才能探究其奧義,練成「飛天御劍流」的「天翔龍閃」(註)。

    但是!就是因為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是文青,也沒有能力和地方可以練劍…所以!在這裡,我們並不想用高深的理論來困擾大家,也不想用艱澀的文字來魅惑大家,只希望透過我們的視角,以及我們沒事閒閒到處趴趴走的奇怪熱情與興趣,把身邊存在的物、發生的事、進行的狀況,以及好多好多從來沒有注意,但卻一直默默存在於自己人生中的小點點,發掘出來分享給大家,希望更多的人能夠多關注我們生活的角邊,原來有那麼多值得關心又有趣的事情正在發生著呢~~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們不夠深入、不夠專業,我們都虛心接受,畢竟,臺灣之所以成為今日的樣貌,靠的不是醫美,而是經過非常多年,有非常多人、甚至是人種所累積而成的,哪裡會一下就得以看穿!不過,只要開始,而且繼續下去,我們相信,在這條路上一定會有更多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加入,慢慢挖、細細掘,淺碟終有變成深缸的一天,對吧?謝謝大家。

    聯絡我們Contact
    【瘋合作】
    想和我們一起駢手胝足,用心用力來發掘臺灣的美好嗎?速速留下可以尋得您蹤跡的線索,望春瘋臺灣一定會找到您的!